标签:随笔

露露与蔷薇

交往六年的男友突然跟我提出了分手。当时我正在削苹果,男友郑重其事地坐在我面前,一条一条列举出他眼中我的缺点,走马灯般的回顾了六年中我们闹过的别扭和吵过的架,最后用命令式语气对我宣布:“所以,露露,咱们真的不合适,好聚好散吧。”我顺手就把水果刀捅进了他的脖子里。——永远别和正在削苹果的女人提分手。他倒在地上痉挛了几下,起初胸口还来回起伏着,后来渐渐就……

该如何跟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

1、夏天的时候,我跟木希在南京路一家烧烤店聊天,她执意要点芒果酸梅鸡,她说,王君最爱吃芒果和鸡了,这道菜简直是把她的挚爱串一串,串一个同心圆。那天我们俩去的最早,其余的两个人还没到,我问木希,你是不是喜欢王君?她说,怎么可能,要是喜欢的话,五年前就在一起了。五年前,我接到一个面试电话,然后我带着简历去了,在一个10几平的办公室里,她跟我说,算起来,我应……

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

我曾经和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孩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。因为一次同时的晚归,我们有机会坐在客厅里喝光他那瓶爱尔兰奶油威士忌,借着月色和酒意,他和我讲起在奥克兰度过的全部青春。他的高中和大学,是在逃掉一半课的情况下进行的,到朋友家打游戏,在酒吧里喝酒,去俱乐部看脱衣舞娘,拼命往她的内裤里塞小费。后来有了女朋友,就带着她到电影院和西餐厅,花光父母寄来的每一笔钱。毕业……

被喜欢的人不必道歉

之所以会想起她来,完全是无意间在咖啡店听到了布兰妮的Everytime。原本我已经有些忘了这首歌,如果没有记错,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距离现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,而十年前,她是非常喜欢听这首歌的。我说不出她的名字来,也想过换个名字来代替,但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词,所以不如还是用“她”来指代吧。想起她来,内心深处竟有些莫名的愧疚感。实际上我和她并不是情侣,也不……

一件温柔的小事

我一个朋友,有一个保持了多年的习惯,不管多忙,每个月一定要跟两个最好的朋友吃顿饭。菜品怎么简单都好,哪怕只是一碗杂酱面。其实,要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约着见一面,吃顿饭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我自己就有过这样的经历,跟几个朋友约吃饭,每次微信上都说,什么时候约着一起去啊。对方回,好啊好啊。可“什么时候”真的就成了一个未知数。有那么一天,订好了桌子,信誓旦旦地要去赴……

与寂寞有染,与爱情无关

哥们儿老杨给我讲了他哥们儿的故事:Y和T是一对中年夫妻。和大部分70年代初出生的人一样,按部就班的恋爱结婚、成家立业。但这不妨碍他们是令人艳羡的一对壁人。Y高大英俊年轻有为,T明眸皓齿温柔妩媚。婚后第三年,Y雄心勃勃地辞去了国企的工作,开始下海创业。T全力支持丈夫,一个人担起家庭里里外外的大小事务。Y出身农村,吃苦耐劳敢打敢拼,为人大方慷慨仗义,公司很快……

会变得永远只是人心而已

大多数情况中的问题是,即使明知道不是每次的真心都能换回一个真心的拥抱,却还是会告诉自己如果不去尝试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。你明知道你们的感情的寿命撑不过一个夏天的午后,可是你还是开始了这段感情。你明知道将来会受很多伤,可是你还是答应或者怎么样的开始了。一万首MP3一万次疯狂的爱,灭不了一个渺小的孤单。说到底,感情就是一个愿赌服输的事情,但是为了那个人,你……

你是需要情人,还是需要情人节

来自五湖四海的二狗子和翠花们已经纷纷做好新一年的装扮,在春节之后又回到大城市的CBD,做回了Mike和Vivian。他们可能和你我一样。没房子,没钱,没对象,在办公室里被老板逼业绩,过年回老家被逼婚。受不了同事的虚伪,又忍不了老同学的世俗。你是需要情人,还是需要情人节看起来没什么大理想,没怎么想过要在北京、上海生根发芽,买不起房,摇不上号。也没想过……